亚博怎么买球

  舅舅虽与电影艺术告别了,但是进了电影局工作,后来又去了交通部当了电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工作。人的一生都是福祸相倚,就看福大还是祸大了;福大就不在乎祸,祸大就不好预测了。1958年舅舅突遭不测,被人陷害,莫名其妙地失踪了,表哥(舅舅儿子)四处寻找,待找到他时人已失去自由,话不能多说,他只对表哥说了一句“我挺好的,你回吧”,最终身陷囹圄,发配黑龙江,一去二十多年。

亚博怎么买球



  舅舅没等上新中国七十年大庆的礼花,天黑时分溘然长逝,享年九十五岁。按民间的说法属于喜丧,一个人即便在今天的医疗条件下,能活到这个岁数也是百不足一的事情。中国人的平均寿数现今还不到八十岁,世界上最长寿的国家甚至地区,平均寿数也都达不到这个岁数,可见喜丧说法还是有些道理。

  我与舅舅的接触不算多,他受苦受难的年月我正在成长,自幼及壮。按老话说,“姑舅亲,辈辈亲,打断骨头连着筋。”我却没有这个感觉,原因是没怎么见过舅舅。我始终觉得亲人之亲的先决条件是经常见面,社会地位相差不多,这条件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之前很容易达到,那时的人不论做什么工作,年龄相差不大,收入就相差不大;收入低的日子里,人们清闲,反而愿意串亲戚,扯闲篇,无目的地交往,我与表哥(舅舅之子)表弟(大姨之子)交往多,与父亲老家的兄弟姊妹没有交往,许多老家亲戚只在回老家时见过一面,而表哥表弟住在北京,年龄相近,表哥大十岁,表弟小一岁,话能说到一起,所以我对亲戚的全部印象都是母系的,姥爷姥姥最亲,其次是大姨,可舅舅是个例外,这例外来自舅舅浮沉的身世。

  舅舅和大姨还有母亲是一奶同胞,但大姨和母亲生于北京。外曾祖父一家在清朝末年举家迁至北京,姥姥从小在北京长大,习惯北京的生活。由于姥爷姥姥都是山东利津人,其父辈为世交,一同读书;姥姥为崔家长女,出生后父辈们半开玩笑说,如果扈家怀的是男孩,就联为姻缘,指腹为婚;果不其然,姥爷扈玉铉出生,姥姥尊父辈嘱嫁回了山东老家,与姥爷成婚,且生下舅舅;因为在北京住久了,老家生活总是不习惯,几年后姥姥同姥爷商议,全家迁回北京讨生活。那一年大约是一九三O年,舅舅年仅五岁,我母亲尚未出生。

  我在文革后期获得过一套《中国电影发展史》,上下两卷。这书特厚,在文化匮乏的日子里,读此书如饮醇醪。当我知道书后附上的《壮志凌云》演职员表中有舅舅,觉得太不可思议了,我怎么也不会想到家中亲人能与电影有关。

  舅舅行排老大,我还有大姨,母亲是老小,姥爷姥姥就生了他们兄妹三人,年龄相差八岁,这年龄差在那个年月属于不大不小,三个孩子也不疏不密。要知道旧中国稍微有点儿条件的家庭生上十个八个孩子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不似今天,基本上都是独生子女。

  舅舅自幼一头浓密卷发,俗称自来卷,与姥爷的大波浪式卷发有些不同,舅舅的头发如同烫发,不像天生的;舅舅脸小,棱角分明,轮廓清晰,按今天的说法十分上镜。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舅舅十岁的时候被田方看中,田方先生仅年长舅舅十四岁,但这一年龄差已是成年与幼童的差距。田方先生毕业于北平的辅仁大学,1932年21岁时就主演了首部电影。他大概在1935年时对我姥爷姥姥说,我看阿牛不错,让他跟着我去拍电影吧。就这样,十岁的舅舅跟着田方先生去了上海,当年就拍摄了在中国电影史上非常重要的电影《壮志凌云》。

  后来没多久,姥爷姥姥搬出去单过了,住的地方今天说出来都没有人相信,那就是中南海。中南海今天是新中国最神圣的地方,但在旧中国,中南海和后海一样也有居民区,姥爷姥姥就住在里面,是个小独院,进中南海东门沿岸往北走不远就是;五舅姥爷还给小院起了很诗意名字《荷城轩》,想必那里夏季少不了荷花。小院西屋后窗外就是水面,一年四季美不胜收。今天留下的宝贵照片都是五舅姥爷早年的杰作。

  我的五舅姥爷是舅舅的舅舅,行排老五,姥姥行排老大。五舅姥爷拍照的那些宝贵照片有冬有夏,无论冬夏,照片上留下的都是欢乐——舅舅们童年的欢乐。那时舅舅真小啊!古人叹岁月如白驹过隙,看此照片方能体会。我反复盯着这几张照片,久违了的冰面上拽冰,一行四人,无畏严寒。那年月没有电冰箱,冬天窖冰以备夏天之需,我小时候冬天还能看见冰上取冰,印象清晰,近尺厚的冰块,三尺见方,装车前利索地滑过冰面发出悦耳的声响,工人们麻利地将其装车,动作连贯,行云流水;夏天下河捞水草也是我小时候的最爱,捞水草可以养蝌蚪养小虾小鱼,其乐无穷,没想到舅舅小时候与我们一样爱玩。

  人生是有阶段的,幼年、童年、少年、青年、壮年、中年、老年、衰年……风烛残年,不是每一个人都有机会走过这些,但舅舅都经历过,说不上精彩,也算不上平淡。

  也许因为舅舅那二十多年不幸的精神压力,舅舅七十岁时发现自己眼力不济,日趋下降,去医院才知道罹患青光眼,青光眼是致盲眼疾中位列第二的凶险疾病,目前尚不可治愈,舅舅很快病情加重,终于在72岁时完全看不见那个曾经让他烦心的世界,只能靠耳去听了。我一直在想,是不是听见的世界会干净一些,能让人心静?俗话说“眼不见心不烦”,从来没人说“听不见心不烦”,可见看和听是两码事。

  舅舅虽与电影艺术告别了,但是进了电影局工作,后来又去了交通部当了电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工作。人的一生都是福祸相倚,就看福大还是祸大了;福大就不在乎祸,祸大就不好预测了。1958年舅舅突遭不测,被人陷害,莫名其妙地失踪了,表哥(舅舅儿子)四处寻找,待找到他时人已失去自由,话不能多说,他只对表哥说了一句“我挺好的,你回吧”,最终身陷囹圄,发配黑龙江,一去二十多年。

  舅舅生于山东利津老家,至今老家还有扈家的亲戚。那年中央电视台为我拍《客从何处来》,还专门去了利津(现在的东营市)的小李莊,见到过许多从未谋面的远房亲戚。说实在话,见到他们只是反复打探核实亲戚关系,属于哪一枝哪一杈,其实情感上并没有什么感觉。可惜电视片播出时把这一枝节全部剪掉了,像一棵刚刚修剪过的盆景,整齐归整齐,可缺少生机。

  改革开放后,舅舅办了退休,才回到他久别的北京定居,户口总算从黑龙江迁回北京。舅舅回到北京后,我与舅舅见面的机会多了起来,才对舅舅有了直观的了解。舅舅脾气特好,与大姨和母亲的急脾气形成对照,不知是身世的磨砺,还是天性,反正我没有见舅舅红过脸,甚至没见过怹老人家高声说过话。全家人团聚之时,舅舅总是在一旁笑呵呵地不声不响,叫我时“未都儿未都儿”的,北京方言的儿化音只有北京长大的孩子才能听出其中的亲切,听出长辈的疼爱。

  舅舅生于山东利津老家,至今老家还有扈家的亲戚。那年中央电视台为我拍《客从何处来》,还专门去了利津(现在的东营市)的小李莊,见到过许多从未谋面的远房亲戚。说实在话,见到他们只是反复打探核实亲戚关系,属于哪一枝哪一杈,其实情感上并没有什么感觉。可惜电视片播出时把这一枝节全部剪掉了,像一棵刚刚修剪过的盆景,整齐归整齐,可缺少生机。

  后来没多久,姥爷姥姥搬出去单过了,住的地方今天说出来都没有人相信,那就是中南海。中南海今天是新中国最神圣的地方,但在旧中国,中南海和后海一样也有居民区,姥爷姥姥就住在里面,是个小独院,进中南海东门沿岸往北走不远就是;五舅姥爷还给小院起了很诗意名字《荷城轩》,想必那里夏季少不了荷花。小院西屋后窗外就是水面,一年四季美不胜收。今天留下的宝贵照片都是五舅姥爷早年的杰作。

  我的五舅姥爷是舅舅的舅舅,行排老五,姥姥行排老大。五舅姥爷拍照的那些宝贵照片有冬有夏,无论冬夏,照片上留下的都是欢乐——舅舅们童年的欢乐。那时舅舅真小啊!古人叹岁月如白驹过隙,看此照片方能体会。我反复盯着这几张照片,久违了的冰面上拽冰,一行四人,无畏严寒。那年月没有电冰箱,冬天窖冰以备夏天之需,我小时候冬天还能看见冰上取冰,印象清晰,近尺厚的冰块,三尺见方,装车前利索地滑过冰面发出悦耳的声响,工人们麻利地将其装车,动作连贯,行云流水;夏天下河捞水草也是我小时候的最爱,捞水草可以养蝌蚪养小虾小鱼,其乐无穷,没想到舅舅小时候与我们一样爱玩。

  改革开放后,舅舅办了退休,才回到他久别的北京定居,户口总算从黑龙江迁回北京。舅舅回到北京后,我与舅舅见面的机会多了起来,才对舅舅有了直观的了解。舅舅脾气特好,与大姨和母亲的急脾气形成对照,不知是身世的磨砺,还是天性,反正我没有见舅舅红过脸,甚至没见过怹老人家高声说过话。全家人团聚之时,舅舅总是在一旁笑呵呵地不声不响,叫我时“未都儿未都儿”的,北京方言的儿化音只有北京长大的孩子才能听出其中的亲切,听出长辈的疼爱。

  那是舅舅人生的至暗时刻。上有父母,下有儿子,还有两个妹妹,都不能相见,这二十几年间运动频仍,还夹着文革的动荡岁月。黑龙江那么冷,从小衣食富足且见过世面的舅舅,只能问苍天大地,问古往今来,人生几何?去日苦多。

  我与舅舅的接触不算多,他受苦受难的年月我正在成长,自幼及壮。按老话说,“姑舅亲,辈辈亲,打断骨头连着筋。”我却没有这个感觉,原因是没怎么见过舅舅。我始终觉得亲人之亲的先决条件是经常见面,社会地位相差不多,这条件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之前很容易达到,那时的人不论做什么工作,年龄相差不大,收入就相差不大;收入低的日子里,人们清闲,反而愿意串亲戚,扯闲篇,无目的地交往,我与表哥(舅舅之子)表弟(大姨之子)交往多,与父亲老家的兄弟姊妹没有交往,许多老家亲戚只在回老家时见过一面,而表哥表弟住在北京,年龄相近,表哥大十岁,表弟小一岁,话能说到一起,所以我对亲戚的全部印象都是母系的,姥爷姥姥最亲,其次是大姨,可舅舅是个例外,这例外来自舅舅浮沉的身世。

  后来没多久,姥爷姥姥搬出去单过了,住的地方今天说出来都没有人相信,那就是中南海。中南海今天是新中国最神圣的地方,但在旧中国,中南海和后海一样也有居民区,姥爷姥姥就住在里面,是个小独院,进中南海东门沿岸往北走不远就是;五舅姥爷还给小院起了很诗意名字《荷城轩》,想必那里夏季少不了荷花。小院西屋后窗外就是水面,一年四季美不胜收。今天留下的宝贵照片都是五舅姥爷早年的杰作。

  也许因为舅舅那二十多年不幸的精神压力,舅舅七十岁时发现自己眼力不济,日趋下降,去医院才知道罹患青光眼,青光眼是致盲眼疾中位列第二的凶险疾病,目前尚不可治愈,舅舅很快病情加重,终于在72岁时完全看不见那个曾经让他烦心的世界,只能靠耳去听了。我一直在想,是不是听见的世界会干净一些,能让人心静?俗话说“眼不见心不烦”,从来没人说“听不见心不烦”,可见看和听是两码事。

  在舅舅只能听的日子里,每次见到舅舅时,舅舅会和小孩子一样仰起头来与我说话,说话的时候特别愿意拉住我的手,仿佛只有拉住手说话才放心。母亲八十大寿之日,我为母亲祝寿,请来了舅舅,大姨以及所有可能来的亲戚朋友,百十来人热热闹闹地聚在了一起。那天看出舅舅大姨和母亲都很高兴,那年舅舅已经八十八高龄了,满头乌发,声音清亮,对我说了许多老辈人的关爱话,虽显客套貌似无用,但能感到真实温暖。

  母亲家族的人长相泾渭分明。姥爷相貌奇伟,高鼻深目,晚年还去美院做过模特;姥姥则端庄大气,靡颜腻理,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舅舅长相随了姥爷,头发浓密,天生自来卷;母亲与大姨长相随了姥姥,宽额阔脸,相貌平凡踏实。这与常规的女随父相,子随母相实在不同。

  舅舅走了,走得安详,走的前几天还执意给母亲打了电话,似作了告别。新中国七十大庆阅兵完毕,尚未等到礼花绽放之时,舅舅带着他传奇跌宕的一生走向天国。天国没有世间的纷争,没有人际的险恶,没有世俗的荣辱,也没有贫穷与富有;天国就是天国,活着达不到又十分向往的地方,只因为它是灵魂的终点,能让任何人得以安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